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笔趣-第193章 明目張膽的背叛推薦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冷千杨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衣袖轻挥,微眯着眼说:“你回来了?”
明明是你背叛我,还做出一副如此云淡风轻的表情,真是心狠。
苏青之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冷新眉说:“冷千杨仙君,这件事,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么?”
“小苏,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我们只是..”
冷新眉可怜兮兮地开了口。
“给我闭嘴!”
苏青之怒吼着闭上眼睛,眼前闪过的是沉鸢和娇娇的背叛,心犹如被利刃凌迟,痛的喘不上气。
她总以为这么久以来,自己在他眼里是独一份的宠爱,现在想来真是幼稚。
入戏太深最终伤的都是自己。
苏青之你忘了,他从来都是冰冷无情的人,是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她后退几步捂起脸颊,身子剧烈抖动着,寒气从脚底一直蔓上来,犹如坠入冰窖一般的痛。
我剜了心头血,日日咯血,心心念念救回来的人,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一边跟我柔情蜜意,一边又搂着别的女人在缠绵?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起點-第193章 明目張膽的背叛閲讀
是我走错了房间?
还是我根本..从来都没有看清过你的真面目。
“给我一个解释,冷千杨!”
苏青之狠戾地盯着他的眼神,怒吼道。
“如你所想一般。”
仙君黑漆如深潭的眼珠看不出任何情绪,眼皮微微掀起,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玩味。
苏青之被这句话打的措手不及,过往的画面飞一般闪过。
对着老牛练习表白的仙君,跳进鸡窝拔鸡毛的仙君。
石洞里抱着自己吻得天昏地暗的人,那时候的他是在演戏?
他的如海深情说收回就收回,如暗夜里蛰伏的猎人,意想不到的给你当头一棒!
她不禁开始怀疑,所谓的心悦你只怕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骗局。
老鼠与猫的游戏,他冷眼看着自己泥足深陷,心里在冷笑?
这个人太可怕了。
蛊惑人心之后,再将自己的那颗真心碾在脚底,弃如敝履,够狠。
您真会演戏,演到最后我都信了,您的心尖尖..是我。
真是天大的笑话,天大的讽刺。
苏青之,你真是输的彻彻底底。
“我看错你了,冷千杨。”
她甩出腰间的匕首狠狠地插在冷千杨的肩头,哑声说。
眼前的人伤心欲绝,犹如失了羽翼的小鸟,语调绝望而冰冷,我看错你了!
“去找表哥。”
苏青之摔门而出,大步走下楼梯。
冷千杨想到刚才冒昧闯进屋的药王谷侍女,满身是血凭着最后一口气写了三个字:“苏..是..魔。”
原来跟在自己身边的病弱弟子苏怀玉真的是魔界的人。
如果自己不演这一出戏,又怎么逼出她幕后的那位操纵者。
魔界之人好大的胆子,胆敢玩弄本君于股掌之间!
怒火在他胸膛里燃烧,烧到指尖灼烫无比。
冷新眉思绪飞转着动了不同的心思,师兄利用自己演这出戏,分明是对这位小苏起了防备之心,很好。
即使他需要借助催情的软骨散,抱着自己的时候唤着小宝才能动情,那也是自己赢了不是么。
冷千杨单手负后,站在窗户前向下凝望着,见那个瘦弱的背影越走越远,终是再也不见。
他压下心里的惊痛唤出掌心的蓝色灵蝶说:“跟着他,有消息随时报我。”
“灵蝶有什么办法去掉?”
杨平之的云澜山庄里,苏青之转着手上的匕首对寒秋说。
寒秋小心翼翼地捧出一盏粉色的灯火,好看的丹凤眼里蕴满了心疼说:“有些刺痛,你且忍耐会儿。”
再痛又比得过心里的痛?
苏青之垂下眼眸,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说:“寒秋,我觉得好累,这个仇我不想报了。”
“我不想回灵虚派了,这辈子都不想看见他。”
她垂眸看着脚尖,拼命想要忍住泪珠,却还是不争气地滚落下来。
门外的杨平之听着屋里压抑的哭声,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他手扶着额头说:“把我们所有的人手都派出去查,一个时辰后给我结果!”
“是!”
众侍卫领命而去。
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总是这样的炙热又单纯,多么像从前的自己。
寒秋轻柔地拍着她的背说:“想哭就好好哭一场,我陪你。”
此话一出,苏青之更是哭的鼻涕眼泪横流,伏在寒秋肩头抽噎着说:“寒秋,我好想爹爹,只有他会永远护着我,呜呜..其他人都很坏,特别坏,呜呜..”
“青之,你爹爹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会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的,来,尝尝我做的桂花藕粉羹。”
寒秋轻柔地摸着她的头发拍了拍。
温柔可人的寒秋还会做好吃的?
苏青之胡乱地擦掉眼角的泪珠,瞬间就被迷住了。
案几上摆着一个猫咪图案的小碗,晶莹剔透的藕粉上撒了一层桂花,飘着淡淡的甜香。
“这是给我做的吗,真的好漂亮,寒秋,你真好。”
她瞬间破涕为笑,捧着小碗吸溜着鼻子说。
苏青之一边吃,一边暗自思量,寒秋真的是友吗?
这个世界上最善变的、最深不可测的就是人心。
冷千杨以前对自己呵护备至,结果呢?
不过是一场虚假的表演罢了。
最信得过的还是反转系统。
她吃完最后一口藕粉羹,冲寒秋吹了个口哨说:“寒秋,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帮我?”
“你爹爹是因我而死,这样的回答青之可满意?等报了他的仇,你自然会知晓我是谁。”
寒秋温柔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悲凉说。
苏青之头痛欲裂,双手撑着额头陷入了沉思。
她将今日发生的事情细细捋了一遍,许方进了仙君住的凤鸣居,然后是自己撞破仙君跟冷新眉在一起。
如你所想一般。
这句话如一句冰冷的宣告,击碎了自己所有的自欺欺人和痴心妄想。
寒秋说许方中了飞刀气若游丝,也不知道她给冷千杨透漏了多少?
等他记忆恢复,仙魔必有一战,还是早做筹谋的好。
苏青之捏着传音镜吩咐道:“紫云,暗中集结三十万兵力整装待发,一定要快!”
“怀玉!”
杨平之推门而入,吩咐侍女摆了数不胜数的美味珍馐,温和一笑说:“特地给你备的河鲜,尝尝。”
“那我先行一步。”
寒秋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苏青之的肩膀说。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对上杨平之的视线,语气更加温柔:“好好陪她。”
“今天这一番折腾,你又要扣我多少银子?你义父也真是的,把你当牲口使唤。”
苏青之裹着毯子倚在窗口讥笑着说。
杨平之不禁气结,生辰宴的三千两不是为了掩人耳目瞒过那个仙君么,她还真记心上了。
“不要你的钱,我请你的。”
“此处的菌菇之鲜美,滋味之醇香是三界有名的,错过可就没有了。”
苏青之忍不住抬起眼眸看向身旁的男子,黑衣公子端着菌菇汤再吹,腰线挺拔,惹人遐思。
身家丰厚的小杨杨,会种兰花的绝色大佬,以前自己老盼着见他,如今见了,心却不跳了?
哼,这世上离了谁都能活,狗仙君,给我滚犊子!
本尊不伺候了,我要是再搭理你,我就是条狗!
眼下不是伤心的时候,办正事要紧。
“可有别的法子看到揽月剑法名册?”
苏青之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淡淡地开了口。
刚才还悲痛欲绝,这会子如此沉着冷静?
杨平之暗暗佩服她的刚强,沉声说:“正在查,先喝口热汤暖暖。”
“报告老板,灵虚派送来了急报。”
锤子兄弟大步上楼,一脸严肃地说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