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禁區之狐笔趣-第一百七十二章 善惡應有報,天道好輪迴熱推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王献科仔细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头发昨天晚上刚刚焗过油,锃黑瓦亮的,单看这头发,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但看一看额头上的抬头纹,犹如刀刻斧凿一般的法令纹,还有鱼尾纹、泪沟、木偶纹……等脸上那些各种各样的皱纹,却又要比实际年龄看上去还要苍老。
要是一个有那么长时间没见到王献科的人,对王献科的印象还停留在去年,那么现在看到他一定会大吃一惊,以为他大病了一场。
王献科没有生病,却也遭受到了人生的重要变故。
因此他是要比实际年龄更显老。
但他还是在昨天专门精心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脸上的那些深刻的皱纹他没办法,只能把自己的头发染黑,梳理整齐,最起码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然后换上笔挺的西装,系上领带。
去迎接自己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时刻。
王献科的目光还是落在了自己那张苍老的脸上,白了的头发可以软黑,杂乱的胡子可以刮掉,唯独脸上横七竖八的这些皱纹抹不平。
但他本来不应该是这种形象的。
胡莱!
一想到那个把自己害成如此模样的罪魁祸首,镜子中的王献科面容便狰狞起来。
今天,终于是了结这一切的时候了。
他知道闪星在争夺联赛前三,但目前他们和腾龙、雷电积分都一样,如果在客场输给了保级球队黄海青鸟,对他们一定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那就让他送给他们这么一个“礼物”,相信一定会让他们印象深刻的……
※※※
“你在研究什么呢?念念叨叨的……”胡立新看到妻子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嘴里还念念有词。
“算积分。”谢兰头也不抬。
“算什么积分?我给你说了闪星拿冠军的几率不大……”
“谁算闪星的积分啊?我算黄海青鸟的!看他们还差多少分降级!”
听见妻子这么说,胡立新凑了上去,看到妻子写在纸上的那些字:
顺昌28,南海28,青鸟26。
这是当前联赛倒数三支球队的积分情况。
顺昌31,南海31,青鸟26。
顺昌34,南海34,青鸟26。
“这是啥?”胡立新指着这两行数字问妻子。
“这是这一轮黄海青鸟输给咱们儿子之后的积分啊。”谢兰指着第一排数字说,接着又指着第二排,“这是下一轮他们输给南海之后的积分。连输两场之后,他们就彻底凉凉了。联赛还剩下一轮,他们落后顺昌八分,提前降级,完美大结局,欧耶!”
谢兰还在脸边比了个“V”的手势。
“你都给人家安排完了啊?”
“那是,安排得明明白白。”
胡立新盯着妻子写出来的数字看,微微皱眉,不再说话。
谢兰在旁边看到他这副模样就问:“干嘛?你不会又想泼我冷水吧?我给你说,你要是敢说闪星在客场都赢不下青鸟的话,我就说你是强行虐主!”
胡立新被妻子搞得哭笑不得,他摆了摆手:“什么呀。我只是在想你怎么就确定他们一定会输给南海呢?”
“不输给南海也没关系,我说的都是理想状况。就算他们在第二十九轮赢了南海队,但只要顺昌不输,青鸟一样降级。我刚才专门查了,在同分的情况下,决定最终排名不是总净胜球,而是双方的胜负关系,在这方面,青鸟是不占优的,他们在联赛中主客场都输给过顺昌。所以就算最后一轮,顺昌输掉比赛,青鸟也赢了,两支球队积分相同,顺昌也在青鸟前面。”
“你研究的还很挺深……”胡立新感慨道。
“那是,这次不让王献科那个瓜批死透,我死不瞑目!”
胡立新连忙捂她的嘴:“犯不着犯不着……咱们现在比他过得好就行了。”
谢兰挣脱了丈夫,腾出嘴说道:“那也不行!坏人就必须遭受报应,否则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啊……”坐在客队更衣室里的张清欢感慨道。“王献科执教青鸟还是有希望上岸的,没想到在这场比赛里碰到了咱们,嘿!他这场比赛要是输了,保级可就真悬咯。下一场他们去南海队的主场,南海队能放过这么一个踩着直接竞争对手上岸的好机会?”
说完他搂住胡莱的脖子问:“诶胡莱,这样的比赛你打算进几个球啊?”
随后他不等胡莱回答,又转了个方向,模仿胡莱说道:“我觉得……怎么也得进一个球吧?”
“进一个球?”张清欢再转回来,语气惊讶自问自答,“瞧不起谁呢!最少两个球起……你别嫌贵,还只多不少!你得研究复仇的心理……”
胡莱把张清欢的手给甩了下来:“行了行了,你还在这儿给我演上了,欢哥干脆这仇我让给你报吧?”
“报仇还能转让的?像话吗!”
“我看你比我都积极……”
“咱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对对对!”陈星佚在旁边连连点头,跟着附和。
当赵康明和陈墨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轻松热闹的赛前更衣室,他把目光投向胡莱,同时也看到了坐在胡莱旁边笑嘻嘻的张清欢和陈星佚。
联赛倒数第三轮客场打第十六名的黄海青鸟,又碰上胡莱和死对头王献科撞上,这场比赛在很多闪星球员心中,恐怕都已经提前赢了。
赵康明觉得这样很不好,不管怎么说他们面对的是一支保级球队。
而联赛打到最后,最难打的不是争冠球队而是保级球队,这一直都是公认的事实。
要是闪星全队因为过于骄傲轻敌,在客场输给黄海青鸟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简直太正常了!
于是他决定提醒一下球员们。
他对陈墨使了个眼色。
多年的搭档非常默契地领会到了赵康明的意思,站出来大喊道:“都安静!!安静!!!”
更衣室里的球员们果然都安静下来,纷纷扭头望向陈墨身后的赵康明。
待所有人都不再发出声音之后,赵康明这才说:“这场比赛不仅仅是对于黄海青鸟来说,是关键之战。对我们来说,同样如此!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拿到联赛前三名。现在虽然我们暂时排在第三名,可这并不保险,随时可能失去。所以这场比赛,我们无论如何一定要赢下来。记住,获胜才是我们最重要的目的,不要被其他的事情影响干扰!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在回答的人群中,胡莱的声音是最大的。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让赵康明放心,他不是那种不识大体,为了一己私怨就要置全队利益于不顾的人。
※※※
“对我们来说,接下来这场比赛是最重要的一场比赛!除了在主场击败闪星,我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在黄海青鸟的更衣室里,西装革履的王献科正在对自己的球员们发表讲话。
他环顾四周,和每一个球员的目光对视。
在他的对视下,没有一个球员敢于和他直视超过两秒钟的。
不得不说,前冠军教头的气场还是在的,足够让这些保级队的球员们感到巨大的压力。
王献科对这些球员们的表现非常满意。他想起自己刚刚来到这支球队的时候,那些人看他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些复杂的东西。他知道是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胡莱搞出来的那些风风雨雨吗?
但无所谓,王献科坚信自己一定会用带队成绩重新让这些人不得不服。
他并不在乎这些人背地里怎么看待自己,只要他们愿意拼命就行。
他也知道他和黄海青鸟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他需要一个平台来让自己重新证明自己,而黄海青鸟则需要他来带领球队保级。
王献科已经盘算好了,等他率领黄海青鸟成功保级之后,他是绝对不会再留在这么一支毫无前途的球队里,他会凭借带领青鸟保级的成绩,去寻找一支真正可以容纳他野心的球队,然后重新向胡莱和闪星复仇。
“闪星或许会觉得他们已经赢定了,我敢打赌他们现在一定在更衣室里笑的欢呢。毕竟以他们最近的状态,有谁会觉得他们可能在客场输给一支排名联赛倒数第一的球队呢?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趁他们轻敌的时候,一开场就对他们发动最猛烈的攻势,用我们的攻势把他们打懵,只要能够抢下一个球,我们就能让他们自乱阵脚!记住!要展现出来和他们拼命的气势,不要客气!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抢占上风!这是关系到我们生死存亡的比赛,是一场真正的战争,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每个人都要给我意识到这一点——输球,就等于死!”
王献科一拳砸在了自己的手掌心中。
※※※
PS,再过几个小时,双倍月票就没了,大家看看还有月票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