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第二百零五章:這與我有什麼關係看書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回王爷,三皇子那边没有异动只不过。”
“什么?”
“只不过,最近几天,三皇子夜夜到青楼买醉,属下一直派人紧紧的盯着他,除了寻花问柳,并没有其他的反常。”
武王皱了皱眉。
“以前三皇子常去青楼却也不曾夜夜买醉,现在的行为却是有些反常了。”
“王爷怀疑?”
“那个鬼毒呢?可曾出现在附近?”
我们的人依旧紧紧的盯着那边的动静,可是依旧抓不到他的把柄。
“这只老狐狸。”
武王恨恨道。
“王爷,王妃之前说过,她能够看到隐身后的那些人……”
“不,万不可再让王妃涉及出事。”
武王没等大山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
大山也识趣的不再开口,是啊,上一次的事情,王爷怕是后怕的很,王爷这么爱王妃,肯定不愿意她再有任何的闪失。
可是那些人,神出鬼没的本事到底要怎么破解呢?
“你别急,本王有法子,引蛇出洞。”
武王冷冷笑了笑。
………….
自从进了冷宫,苏环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就是糟糕透了。
从来都是天之娇女的她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被人落井下石,什么叫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什么叫站得高跌的重。
她唯一的支持就是腹中的孩子,唯一的后盾就是太子。
不对,也不知道现在祁宇,还是不是太子,他很可能很快就是太子了,他那么软弱,那么没志气。
一旦太子不再是太子了,那谁还能护得了自己呢?
到时候,自己可能只有死路一条了。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愛下-第二百零五章:這與我有什麼關係分享
她苏环不想死啊,她还这么年轻,她们苏家三代后族,这一代自己本来是皇后的啊。
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呢?
都是因为安平和云朵朵那个贱人。
云朵朵那个贱人算什么东西,她什么都不是啊,她就是一届平民,她们云府都覆灭了,为何她还那么猖狂?
本来自己也可能嫁给武王的,他之前明明对自己很温柔的,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一再表达心意的时候却被他冷冷拒绝了?
还让自己守好本分,她就只能嫁给太子吗?
可是太子现在还有登基的希望吗?
那个三皇子,半路杀出来的三皇子,他,他明明是个宫外长大的人,可是为什么,太子在他面前却被比下去了呢?
苏环抚摸着自己逐渐隆起的肚子,眼神越来越冷。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苏环的命运绝对不可以就这样结束了。
想到这里,苏环挣扎着站起来,冷清的宫殿里,宫女没有几个,还异常的慵懒,平日里,苏环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
对她们恐吓是没用的,只有被反过来收拾的份。
自己身上的财务全都被那些贪婪的宫女们收缴去了,就连太子平日里送来的东西也都没有落在自己的手中。
她并不心疼这些身外之物,要想重新找到自己翻身的机会,她必须了解外面的情况。
就如同今日,她用自己最后一根簪子换取了一个外面的消息。武王大婚了。
苏环坐在冰冷的石板凳上愣了许久,直到那宫女翻了个白眼离去,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一阵凉风将她吹的打了个哆嗦,这个连阳光都没有的院子里,她生活的如同冥府的鬼。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婚了,好啊,她云朵朵终于嫁给了武王,如愿以偿了,可我呢?我在这个鬼地方还要呆多久?”
她有些疯狂的扫落了桌子上的一套本就有些破损的茶具。
“安康公主若是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也好办。”
突如其来的女子的声音,令疯癫的苏环安静下来。
“这里的生活的确不太好,所以你需要为自己和孩子拼一次了。”
苏环缓缓回头,眼眸一缩,她看见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穿着一身太监的衣服站在自己的面前不远处。
肖婉冰?
“你,你怎么会来?”
“我来看看你啊,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应该惺惺相惜才是。”
苏环冷哼:“不敢与小姑娘相提并论,你现在应该不再是普通股的庶人了吧?毕竟三皇子得势,你们肖家早晚都会崛起。”
“你以为,三皇子就那么好得势?你只知道太子艰难,却不知道,三皇子比太子更加危险。”
苏环没有反应,她静静的坐了下来,这个时候肖婉冰找自己会有什么好事。
她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你难道还不明白,现在的三皇子和太子其实暂时是在同一条船上。”
苏环摇头:“我不明白小姑娘的话。”
他们俩怎么会在一条船上?明明就是劲敌。
“哼,你只看表面,却不看内里,武王祁翰,现在被那个妖女迷惑,将苏家和肖家都给害了,你猜他为什么这么做?”
苏环不语。
肖婉冰耐着性子,笑盈盈的坐在她面前道:“你定然以为,这是皇上的意思,武王也不过是遵循皇上的意思办事,可是皇上什么时候这么狠心过?这些事情真的是皇上的意思吗?”
苏环撇了撇嘴,心里哼了哼。这些事情与她这个冷宫里的女人还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朝堂上流传了一个谣言,武王要是想要这个皇位,就算太子和三皇子加起来,都没有丝毫的胜算。苏环,你觉得这句话说的对吗?”
苏环的脸色一变,转头看向肖婉冰:“肖婉冰,你很奇怪啊,以前不也是追着祁翰的身后跑吗?不是也非要嫁给他吗?怎么现在说起大逆不道的话丝毫没有遮掩啊,你的胆子可真大啊。”
肖婉冰呵呵一笑:“天真,现在都什么形势了,难道我还一门心思想着儿女情长吗?武王已经大婚了,听闻新婚当日,武王与武王妃没有起床,一直到了次日清晨才起来的。想象一下,他们该是有多么的恩爱啊。”
苏环的手指甲紧紧的抠进自己的额掌心,隐隐觉得有什么粘稠的东西流淌出来。
“恨吧,嫉妒吧?那说明你还在痴情,你还真傻,那个男人不属于你我,却恰恰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联手将他干掉,然后将那个玷污了他的贱人千刀万剐,难道你不想?”
苏环狠狠的闭了闭眼睛:“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吗?还有就算是祁翰倒了,于我又有什么好处?”
肖婉冰见她言语松动,嘴角一翘:“若是下地狱前能够拉着自己的仇人一起也是一件快事啊,更何况,他们倒下了,太子才能有一线希望,到那个时候,才是我们对立的时候,我毫不否认这一点。只是在那之前,我们也许都只是祁翰和云朵朵那个贱人脚下的垫脚石,你甘心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